|  中文 / English

    专访元生创投合伙人陈杰、林艺:多些耐心,“让子弹多飞一会儿”


    2017年3月24日,元生创投在金鸡湖畔举办元生创投投资人大会,宣布完成人民币二期基金募集的最终关闭并超过预期募资规模。包括此次新完成募集的基金在内,目前,元生创投共管理两支人民币基金,总规模约有20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元生创投专注于早期和成长期的医疗健康项目,立足BioBAY,辐射全国、全球。目前已经完成39个优质项目的投资,主要涉及新药创制、创新医疗器械、精准医疗等领域。在当天的投资人大会上,元生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陈杰介绍到, “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我们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1期基金截止目前已投项目估值已经翻了2.15倍,年化收益达到43.7%。”


    元生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陈杰

    陈杰对于过去一年基金取得的投资成绩得到风险投资行业各方的认可表示感谢,“感谢每一个投资机构和每一位投资人对我们团队投资和管理能力的支持和认可,在过去一年里,元生创投荣获多个行业大奖,这也基本确定了元生创投跻身中国医疗医药一线投资基金的地位。


    元生创投管理合伙人林艺博士

    随后,生物探索有幸采访到元生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陈杰先生以及元生创投管理合伙人林艺博士,了解他们2期基金的规划以及看项目的秘诀。

    2期基金,近14亿怎么花

    元生创投管理合伙人林艺博士向我们介绍到,元生创投于2016年4月启动二期基金募资,历时11个月,原计划8个亿规模,超募70%。在各位投资人的信任和支持下,在元生创投合伙人及员工的不懈努力下,截止2017年2月,新建元二期基金正式封闭,总认缴金额近14亿元。

    2期基金根据基金3年的投资期,投资人将按40%、30%、30%来出资,根据目前的项目和投资进度,投资时间也可能会提前到两年半完成。

    选择项目标准:能解决临床的痛点

    元生目前涉足的领域主要包括:新药创制、创新医疗器械、体外诊断/精准医疗、医疗服务(CRO/CMO/专科医院)等。陈杰表示,“我们在选择项目的时候,最优先考虑的原则就是,是否可以解决临床的痛点。”

    元生投资的新药研发领域项目,包括由两位“千人专家”童友之博士和郭创新博士创办的开拓药业,致力于抗癌新药研发的高科技创新企业,于2017年2月27日举办挂牌新三板仪式,其于去年12月12日成功登陆新三板。研发产品包括前列腺癌和乳腺药物普克鲁胺,处于2期临床中,并获批国家十二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资助。

    元生创投投资的另外一家新药研发企业派格生物,近日,派格独立自主研发的治疗糖尿病新药PB-119获入选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项目,该药采用一周一次的给药方式,改善了糖尿病患者治疗的依从性,治疗费用也将是进口产品的1/3。 林艺博士笑称,“我们和派格打交道多年,1期基金和2期基金都投了,很看好这个项目以及团队,徐敏博士(派格公司创始人)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从2014年起,元生创投就陆续开始在精准医疗领域进行布局,所投项目包括,康立明、贝康、艾达康、数问等。康立明是国内领先的肠癌无创早筛公司,创始人邹鸿志博士是美国FDA批准的大肠癌无创筛查技术的第一发明人。说起康立明这个项目,陈杰清楚地记得,“2015年大年三十,团队还在和当时人在国外的邹鸿志博士谈具体的合作方案。”

    合理估值,不要“豪赌”

    近来,国家加快了整个新药的审批流程,CFDA邀请此前一直负责美国FDA新药的审评审批工作的何如意博士来担任CDE首席科学家,学习借鉴了很多FDA的管理经验和流程。3月17日,CFDA又发布征求意见稿,鼓励国外在研新药在国内同步开展临床试验;缩短新药境内外上市的时间间隔;满足公众对新药的临床开发。林艺博士表示,现在的环境对于新药研发是利好的,意见稿的发布也鼓励我们去投资一些面向全球的新药项目

    相比过去,随着近两年大量资本涌入生物医药领域,创业者更加容易拿到天使轮或A轮的融资。有时,一些创业公司甚至能够以数百倍或千倍的估值拿到极高的风险投资。

    在林艺博士看来,企业的估值和未来的成长息息相关,给予初创企业合理的估值,比高估值更加重要。对于一些年增长仅5%到10%的企业,倘若一开始就给予较高的估值是非常危险的,这种影响犹如“捧杀”一般可怕;不过对于一些年增长能保持30%到50%的企业,即使给予很高的估值也是合理的。陈杰表示,“对于估值过高的项目,我们会倾向于保守甚至回避的态度,不会‘豪赌’。”

    Fast follow on
    (快速跟进)

    “在新药领域,我们会以投'me too,me better/fast follow on'为主,即那些迅速跟进国际研发品种、在临床三期或者产品已经上市的项目,可以比原研药在药效、安全性上有更多改进,而且机制和靶点都已经被验证,失败率和风险会小很多。在医疗器械方面,我们主要是做高端器械进口替代,我们希望能够把欧美前沿的技术和产品引进来,在中国快速地转化。”

    陈杰认为,在创新的道路上,国内企业先要做的也许不是完全原创,而是迅速跟进、进口替代——那些改进型的医疗器械、药物研发都能产生巨大的生产力和回报。

    多些耐心,让子弹多飞一会儿

    生物医药、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是长期的过程,两位元生创投合伙人都建议,“我们的LP要有耐心,我们投资人也要有耐心,公司创业团队更要有耐心。就像一匹好马,如果刚骑上一会就下来,这样对我们投资人来说太过可惜。



友情连接:上海网站制作 上海网页制作 礼仪模特 上海活动策划公司 上海保安公司 上海保镖 公司

×
×